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丹學

內丹術乃直指修真成仙的道術,而一個不落輪迴的神仙當然不受困於五行之境。

老實說,內丹術的發展淵源自外丹修煉的失敗,而道教的歷史背景又由不得當時的內丹家明講,只能委曲求全,硬要把外丹的易學修練理論拿進來,有乾坤砍離....,有相生相剋,有無極,有太極.....就是要有理論依據就是了,而這些所謂的理論就偏偏在五行之中。

由後天轉先天,又很難自圓其說,最後到了南宋內丹術發展最顛峰的時候,才和佛家的佛性、本性結合在一起,把性、命雙修的術語放進來,以「性」為先天,以「命」為後天,勉為其難終於脫離外丹的陰影。

真是何必呢?丹術何必這麼麻煩?難怪雄文堂祖師雖懂單學卻不用其術於自家的法術中。

徒繞圈圈而已!

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宗教在當今文明的發展趨勢

由歷史思索現在:

中國歷代道教的興旺除了皇帝藉由宗教力量拉攏人心、鞏固政權外,再來就是長期多年的戰爭、外族入侵,人們顛沛流離,因此祈求內心有個安穩依靠的偶像。

本以方術為主的宗教最後在哲思上開花結果的主要原因,除了受到外來宗教:佛教的競爭,更是因其自身外丹術的人體實驗失敗,皇親國戚、士大夫階層對其失去信心,因此不得不自我反省而在理法與方術之基礎上有所突破。

東西文化交流:佛學與道學哲思的融合,決定了中土佛、道兩教今日異於世界其他國家佛道支派的主要因素。

但明清以降,道術與法之發展日趨下流,到今日的台灣只剩下以行善、神道祭祀的皮相部分,道學高義幾無傳承,能高論深奧道義者只餘大學學院內的神學家,而非實際領導教脈的神職人員。

這讓我想到,許多著名的基督教神學家並不是基督教徒。同理,只以學術領域來研究道學究竟無緣窺見「道」之真義,純粹是紙上談兵。

然而,當今天下為何無人研究道學?宗教世俗化的結果終失立教本意。不妨回頭想想:當年道教為何成立?

東漢末年,漢朝勢力逐漸衰弱,國不成國,各方諸侯勢力割據,人心惶惶。張天師創立五斗米教並割據一方,一方面以符水驅邪治病的方術拉攏人心,另一方面推行政教合一,以神教力量鞏固人民的向心力。在這一方面,此作法和藏傳佛教幾乎是一模一樣。

現今社會富裕繁榮,科學昌明,醫術更是一日千里,「方術」已不見容於當今的文化風俗。大同之世講究濟弱扶傾,互相扶持;因此,台灣文化有許多的慈善團體,更有很多人樂為義工,行善事,但非關宗教影響。我想,社會文化如此的演變與宗教上勸人為善的基本共通教義相符合,也因此,宗教發展也順應潮流走向了世俗化:講為善最樂,禍福如影,因果循環。

「神道立教」本就非道教之主流,道教也非多神崇拜、祭祀偶像的宗教,但教派世俗化的結果使得道術與道學雙雙失落,剩下的只是建築宏偉的道觀與如明星般教派炒作。懂得組織運作與人心媒體炒作就可光耀道脈。

如此的發展趨勢想必是數千年來道教先輩所瞠乎其後,更是無從預言。

英法等國慈善團體在國家體制下的運作順暢使得以宗教為背景的慈善事業快速萎縮,同時也造成了基督教的信仰普遍不再。同樣的,若有朝一日,台灣的社會工作慈善制度臻於完善,附屬於宗教內的功德會等組織也有可能失去民眾的支持。屆時,仰賴慈善事業壯大的宗教團體將因而被社會淘汰。

這算是無聊的預測嗎?哈~

道教哲思的里程碑

研究中國史,有些理論,加上我個人的見解:

道教在漢代至三國時期眾術並競:這可以想像五斗米教符水治病、諸葛亮借東風的道術。在此時期,道教只是假借老子為太上老君,以道德經為教派理論基礎,但一切道術與道德經實無關連。

魏晉南北朝時期援道入術、眾術雜揉:這就有趣了。道教史在這裡開始發展哲學思想,真正深入老子、莊子的學說,並加入了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清談、玄學,奠定今日道學與佛學思想差異的分水嶺。

隋至中唐時期道與術結合。

晚唐至北宋時期道與術彙聚。

南宋至明代中期道與術圓融。到此,道教的哲思與修行方法(道術)算是達到最美麗的無縫接合,內丹術的發展與佛教禪宗的本性論並駕齊驅。

明代中期以後循道化術。這應該算是道教沒落的開始...


未來道教的詮道改術幾個階段。這讓人聯想到復興中華文化.... XD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五方雲芽 vs 自然元素

繼續研究司馬承禛學長的著述。(司馬承禎,字子微,法號道隱,司馬承禎是著名的唐代上清派茅山宗的第十二代宗師。他的道教思想,在茅山宗的發展史乃至整個中國道教發展史上,皆具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生于公元647年(唐太宗貞觀21年),卒于公元735年(唐玄宗開元23年)。

「五牙論」是司馬學長的重要著作之一,何謂五牙?

五牙之氣:東方青色之氣入通于肝臟,開竅于目,在形為脈;南方赤色之氣入通于心,開竅于舌,在形為血;中央黃色之氣,入通于脾,開竅于口,在形為肉;西方白色之氣,入通于肺,開竅于鼻,在形為皮;北方黑色之氣,入通于腎,開竅于耳,在形為骨。而五臟則是形體的根本,五臟得以充實,則不會使氣耗盡形衰敗。

“五牙論”思想,是直接與上清經典《大洞真經》的“存思五方之炁”的思想相通的。也就是說,上清派茅山宗從很早就有五方之氣的存養法,而這五方之氣是後天氣,也就是白眉所提,認為是他發明的自然元素:金木水火土。

所以,好笑嗎?五方雲芽之說是咱們上清派的基本功法,不懂才是大逆不道呢!竟有不讀書的人以為自己發明了什麼大不了的東西,還要收學費呢!

PS: 雲牙,即雲芽。《通典論》卷四:“今釋雲者,五方雲氣也。明此五氣柔軟,喻如百草萌芽,故名雲芽。學人因此雲芽,填固臟腑。”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Paul Restaurant, Taipei

台北市敦化南路、仁愛四路口的Paul Restaurant, 以歐式麵包、法國菜為賣點的中級餐廳,適合朋友聚餐,打打牙祭、且只是小傷荷包。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