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風清揚。木棉飄絮

難得的週末假期,帶著微單眼EPL-1+Leica DG Macro-Elmarit 1:2.8/45 SPH啪啪地在嘉義市文化園區逛逛。

四月天,木棉飄絮,很有文青的氣息!








明代道教諸神的信仰:真武大帝



真武大帝的來歷:真武大帝,又稱玄武神,玄天上帝。據《太上說玄天大聖真武本傳神咒妙經》,真武大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變化之身,托生於大羅境上無欲天宮,凈樂國王善勝皇后之子。皇后夢而吞日,覺而懷孕,經一十四月及四百餘辰,降誕於王宮。後既長成,遂捨家辭父母,入武當山修道,歷四十二年功成果滿,白日昇天。玉皇有詔,封為太玄,鎮於北方。

玄武一詞,原是二十八宿中北方七宿的總稱。屈原《楚辭》之《遠游》篇有句稱,「召玄武而奔屬」。玄武七宿之形如龜蛇,故注稱,「玄武謂龜蛇,位在北方,故曰玄,身有鱗甲,故曰武」。

玄武大帝的信仰,北宋已有之,並加封號。

北宋開寶年間,玄武神降於終南山。太平興國六年(981年)封為翌盛將軍。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加封為翌聖保德真君,後為避聖祖趙玄朗之諱,改玄武為真武。宋真宗、宋徽宗、南宋欽宗等屢有加封。元代大德七年(1303年)加封真武為元聖仁威玄天上帝。

明史:太祖平定天下,陰佑為多,嘗建廟南京崇祀。

傳聞,明太祖朱元璋曾獲真武大帝護佑而躲過敵兵追殺。朱元璋與陳友諒交兵落敗遁入武當山,藏身真武廟內躲避追兵。被朱元璋扯破的蜘蛛網,在他進入藏身後,竟又自行癒合如舊,得以騙過追兵耳目,平安脫險。 因此,朱元璋登基後,立即下旨改建廟宇,重塑神像,獻上「北極殿」匾額,開封真武大帝為玄天上帝 。

明成祖起兵時,起兵前一日,空中出現兵甲,其師玄武像,成祖即披髮仗劍應之。

明成祖朱棣崇奉真武,曾宣稱靖難起兵得勝乃真武相佑,朱棣更自詡為真武化身,御用的監、司、局、廠、庫等衙門中,都建有真武廟,供奉真武大帝像。

明成祖崇奉真武,鎮邦護國之神、降妖伏魔之神。御用的監、局、司、廠、庫等衙門中,都建有真武廟,供奉真武大帝像。永樂十年(1412年)又命隆平侯張信率軍夫二十餘萬人大建武當山宮觀群,使武當山真武大帝的香火達到了鼎盛。

玄武是北方七宿的總稱。七宿之中有斗宿。道教重視斗星崇拜,稱「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凡是人從投胎之日起,就從南斗過渡到北斗。人之生命壽夭均由北斗主其事。因此,人祈求延生長壽,都要奉祀真武大帝。

《佑聖咒》稱真武大帝是「太陰化生,水位之精。虛危上應,龜蛇合形。周行六合,威懾萬靈」。因此,真武大帝屬水,當能治水降火,解除水火之患。明代宮內多建真武廟就為祈免水火之災。

江南的道教信仰,伏魔大帝關聖帝君、蕩魔天尊真武帝君、與驅魔真君鍾馗帝君,合稱為三伏魔帝君,為降妖伏魔的三大神祇。

農曆三月初三日,是真武大帝神誕之日。各地真武廟均有奉祀祝誕祭典。其中以武當山進香朝拜為最盛。其稱號甚多,又有玄武神、真武神、元武神、玄武大帝、開天大帝、北極大帝、北極佑聖真君、北極蕩魔天尊等稱;俗稱上帝公、上帝爺公、上帝爺或帝爺公...等等。

日本真言宗,奉祀北辰之神妙見菩薩,亦作一手持劍(武士刀),腳踏龜蛇之像(另一稱號為玄武),與真武大帝有異曲同工之妙。

清朝為了抵制明朝國神真武大帝,另外編創了玄天上帝乃屠夫的傳說:

傳說中,玄天上帝並非一個王子,而是一個屠夫。此屠夫性情至孝,而以殺豬為業,直到晚年始悔悟自已的行業殺生太多,難積陰德,遂毅然放下屠刀,遁入深山修行。

某日偶遇仙人告知「山中有婦人分娩,速去幫忙。」他急忙趕到河邊,果見一婦人抱嬰兒,請其代洗產後污物。但當他在河中洗濯時,卻見河中金光浮現,回首探視,婦人已不知所終。心中忽有所悟,認係觀音顯靈,以試探他修行的誠心,使得他更加堅定修行的決心。

屠夫潛心修行多年,忽得神意暗示,欲除殺生之罪,須刀割己腹,取出臟腑洗清罪過。於是屠夫即赴河邊剖腹,任令腸胃流入河中(一說是屠宰所得的豬腸、豬肚),他改過修行的至誠終於感動上蒼,准其升天成仙,是為玄天上帝。

但得道之後,其棄置河中的腸胃,胃變作龜妖、腸變作蛇妖,龜蛇兩妖四處作祟為禍人間。玄天上帝得知此事之後,便來到凡間,與龜蛇二將展開戰鬥,並成功收服二妖於腳下。

真武大帝的傳說由王子出家變成屠夫,劇情大逆轉。無稽傳說影響正教甚盛。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道門入靜(二):講授於台灣雄文堂, Apr 14

20130414台北中心共修筆記節錄:【心的實作方法】

下雨天大家仍過來同修,表示大家的道心堅固。

謠言還會持續一陣子,如果相信自己的決定,則這些謠言對自己來說已經消失,否則10年、20年後它仍然持續發酵。要問自己是否有所得,是否對自己產生了作用,如果有,那麼可相信自己的決定。

今天的上課重點是【心的實作方法】

「心」無形,而「心識」、「心神」有形,心識(神)是一個form(型態),前世一個form、未來一個form、在這個時不同空間有無數個form…,這些form,有同樣的心,但卻有不同的心識。

心跟宇宙本源一樣,皆是亙古不變的;但心識會一直變,為因遭遇到的環境條件(例如:多次的轉世、不同的人事時地物)而改變,所以心識會變。

既然佛心不會變,那我們修的是什麼?答:我們修的是「心識」、「心神」。那麼,心識如何修?心識的產生原因又是什麼?為什麼會產生不同方向的變化(無盡輪迴、無量心識變化)?

把(佛)心當成是中心點,則欲望是心和心識的媒介,心識是因為欲望而生的假體。例如:炸地瓜炸年糕時,先沾麵粉再炸。這個過程中,地瓜所切成的形狀、麵粉所沾的份量、油炸的時間、油的溫度…等,都會影響炸出來的成品。原始的年糕是「心」,炸好的年糕代表「心識」;一時的心識、心神彷彿是炸地瓜後的成品。如果再沾一次、炸一次就變成2層麵皮,等於兩世的輪迴。多層皮,等於多世因緣;有了多世的愛恨情仇,皮就會愈來愈厚。要回復原先最純的地瓜或年糕,就要把不純的皮去掉。

回復到最原始的面貌就是修行。

一個雜點會產生一個form,多個雜點會產生多個form,無窮的雜點會產生無窮的form,雜點是由意識所產生;但並非所有的意識都會產生雜點,因有我執才會產生雜點。

如果是順其自然,例如說:一個葉子掉入水池,無論葉片是漂走或沉入水中,如果沒有我(觀察者)對葉子的主觀感受而去改變作法,就沒有我執。但這個無所作為並不是觀,而只是合乎葉子的因緣法則,只是助它;即使我有可能是逆著它(因緣法則),但若我沒有產生主宰葉子的心,就不會有我執的產生。

再舉一個例子:下大雨有災情,人家來求我幫忙,如果是因為人家信仰我,我才願意幫,就有我執。如果是人家來求我幫忙,我先觀因緣,發現這是他們該受的果,本有此果報因緣。我可以選擇法力幫忙。但,如果不管我幫不幫他們,我都了解他們將來會離開我;儘管如此,我還是選擇因他們的祈求而幫助,這是無我執。

如果我拒絕幫忙的理由只是針對這件事情袖手旁觀,只有「觀」而無干涉;儘管如此的站在旁邊一旁看,這樣的做為還是可能會落入我執。因為我袖手旁觀的理由是:這些人將來可能會離開我,我幫他們並沒有辦法使信徒留下,所以只會是是做白工,因此不幫。如此,落入我執。

所以,有沒有我執,並不是指跟這個世界有沒有接觸。手不動、腳不動、嘴巴不講,但心識已動。心識動就如同裹了一層麵皮,既染塵埃!

如果人家來求我幫忙,且我覺得他們可憐而選擇幫忙,那麼可以馬上施法?答:不可以匆促而做。在未了解到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前不宜莽撞,需要等看完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發現karma業緣的核心,並且人家(當事者)願意承認錯誤、願意改善,才可以施法禳解。如此,則這個忙可幫,沒有我執(中立者)。

但是如果是為了建立一個我的組織、我的團體,而選擇幫或不幫;則這個忙不能幫,因為已經產生了我執。

這些在修行上會出現的我執,每卡了一次,等於又多炸了一層皮(麵糊),多一次的輪迴。如果說沒有任何外加的麵糊,即使(肉身)轉世多次,仍然是船過水無痕,不與世間有任何干涉。沒有欲望所產生的我執,就不會愈來愈多的外加麵糊。

雄文堂一開始就教導靜心。沒有靜心就看不到心識,看不到自己在想什麼。之前教導的十分鐘內靜心,結果共修者全軍覆沒,在這十分鐘內,有千百個念頭產生,當禪修結束時,印象中只記得一兩個,其他的念頭你們已經不清楚了,因為念頭太多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如果不知道念頭在想什麼,那麼等於不知道我執的產生,等於每天都在裹上一層麵糊,只有靜心才能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在想什麼,靜心才能夠減少麵糊的厚度。

這是靜心的重要性。

(中間十分鐘靜坐)

在這十分鐘內,如果你能夠看著自己的念頭,那這十分鐘對你來說是一種享受。

十分鐘靜心練習的重點:

1. 不要有壓力,靜心不是要你一念不起。

2. 不要趕時間,訂了十分鐘,現在電子產品的時間很精準,十分鐘到了才敲鐘,不會在時間沒到之前敲鐘,你不用出定檢查時間到了沒,你可以安心靜心入靜,安詳地練習。

3. 很多的心識影像事件產生時,該如何面對?以前林俊觀的教法是看著它的生起第落,繼續一直看下去;但是一直看下去就沒完沒了。現在我的教法是,當心識影像事件發生時,馬上中斷,然後再回去你一開始靜心的點,例如是回到你數息看呼吸,或是你是從將身體的氣調勻才開始,或是從唸咒開始的,如果說影像再次出現,就再中斷一次,影像出現100次,就中斷100次,一年有365天,如果每一天練習都中斷影像一次,那就要中斷影像365次,每次都中斷影像。

這樣何時能夠看到靜心的成果展現? 答:每一次的中斷,並不是無意識的中斷;沒意識的影像出現或者消失是順手所作的,而有意識地將影像按停,會印在自己的心裡。例如,假設事件是一杯咖啡,情節中有三個人在爭執這杯咖啡,有主角、第二主角和配角,在這個情節中,咖啡的爭執已經發生了。這個事件代表了什麼,這著事件的含義才是整個事情(影像產生)的精華所在。比方說,如果我和某師兄吵架,吵架的印象很深刻,影像不斷的顯示同一個吵架的畫面。現實生活中,就算是每一次都吵架,也會有不同的吵法,不會每次都是同一個畫面。禪修中,腦海顯現同一個吵架畫面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意識(心識、心神)所驅動出來的畫面;看到的吵法都一樣,關鍵點在於內心有所恐懼,所以因恐懼而百分之百重現了影像。

如果沒有放寬心去找出事情的關鍵點,則這個影像的烙印會一直不斷發生,反過來說,如果找出事情的關鍵點,烙印會變得愈來愈模糊,最後終歸不存在。

禪修中,一開始雜念產生是很正常的;但依此法練習,這些干擾慧漸漸地減少,一直到幾乎沒有雜念。這時候會有另外一個東西出現;這個(東西)留到下個禮拜再講,是下個禮拜要講的內容。

這裡再重複一遍,靜心的功課在於安詳的練習。當雜念產生,知道是什麼雜念,利用精神分析,分析主角、第二主角、配角、其他因素,看它是如何產生的,該如何去制止它。這好比大家都在同一艘太空船上,太空船過了幾分鐘後就會爆炸,在爆炸之後受到時間重複蟲洞的影響,時空重疊重複,每一個人會再重生,重生之後,時空又繼續演變,然後再次發生爆炸,爆炸之後又再重生,如此不斷重複,直到找出逃出這個時空漩渦的解決方案,也就是如何阻止太空船的爆炸。

剛剛舉的例子就好像是某師姐和她兩個小孩,對這位師姐來說,她很用心照顧小孩,但是小孩卻沒有領受到,這表示小孩對她有誤解,她應該要去分析誤解是如何產生的,在以前的哪裡產生,是不是小孩小時候有發生什麼事造成誤解,如果再來一次,我會如何做,對現在來說,還有其他的誤解嗎?該如何該小孩認為我(媽媽)改變了?這10分鐘內的靜坐可能無法做完以上的分析,但在禪定10分鐘後的日常生活中,例如休息喝咖啡的時候也可以靜下心來做分析,想想如何做、如何改善。

出定以後的日常生活雖然和靜坐無關,但亦可作為禪定的延續,繼續善思維。如此,修行
就得到延續,等於多修了很多時間;如果整天日常生活都和靜坐有關,那就等於整天都是處於修煉之中。

師姐提問:10分鐘靜心,可中斷念頭,也可以對念頭做分析嗎?

答:對的。假如馬上中斷念頭就能讓影像的發生漸漸變弱,就不用作分析,如果雜念仍然存在而且很強烈,那就作分析來了解它。

心識,心神,或是有人叫作心魔,要靠自己的練習來訓練心。

師姐提問:看因緣幫忙別人,如果是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呢?

答:一般的法師在辦事時,需要了解因果,才能夠決定可不可以幫忙,能否幫得成。如果不是辦事,而只是幫忙朋友的,要看幫助他,會讓結果變更好、還是變得更壞,如果你只是想要幫忙朋友,但是會讓結果變得更壞,你是執著於朋友關係而忽略了大方向,那這樣仍然有我執。助人的心可有,要看事情的方向和代價,要整體來看。

反之,過程中是因為自己會有受益或受損 而才決定幫不幫,即使沒有行動去執行,也已上了一層麵糊,這也是我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