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道教三大符籙之「正一教」

講述完雄文堂教派與上清派茅山教的關係,所有的人應該就清楚明白原名為上清派的茅山宗在胡秀華道長,廣傳修行教法至民間各地的辛苦用心。並也可了解,雄文堂教法非是用來收驚除煞、或者與南洋降頭師比試法力高下的江湖功夫館子。

妄傳、毀謗雄文堂道教教法,輕者一身功名盡除,重者累及祖先。知者與不知者罪刑相等;速則三月,慢則半年,報應響應如雷迅速。

道教教相、修煉方式等與雄文堂前身的茅山派相類似者為另一古老教派:正一教,而正一教亦稱為天師道。在此簡單略述其歷史。(雄文堂教派和正一教毫無瓜葛)

正一教為道教分支,東漢順帝時由教祖張陵創於西蜀鶴鳴山(今四川大邑縣境內)。因奉道者須出五斗米作為入門的學費﹐或稱因其崇拜五方星斗和斗姆而被稱為五斗米道。

正一教稱太上老君授以三天正法﹐“教以正一新出道法”﹐又“授以正一盟威之道﹐伐誅邪偽﹐與天下萬神分付為盟﹐悉承正一之道”。降命其為天師﹐故亦稱天師道。

(雄文堂奉西天如來佛祖為教祖)

張陵死後﹐其子張衡﹑孫張魯相沿嗣教﹐張衡於東漢“永壽二年襲教居陽平山﹐歲以經籙授弟子﹐克彰正一之道”。在巴郡﹑漢中繼續傳播五斗米道﹐設奸令祭酒﹐講習《老子五千文》。除用符咒治病外﹐還“加施靜室﹐使病者處其中思過”﹐設“鬼吏”專為病者請禱。承襲古代關於天官賜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的神話傳說﹐禱時書寫病人姓名及“服罪”文書三份﹐一份“上之天﹐著山上”﹐一份“埋之地”﹐一份“沉之水”﹐稱“三官手書”﹐病家常出五斗米以謝﹐俗稱“五斗米師”。據傳﹐時人“競共事之”。

張魯雄踞 巴郡﹑漢中﹐建立政教合一的統治近30年。他自號師君﹐以“鬼道”(即五斗米道)教民﹐初學道者皆名鬼卒﹐入道較久並得信任者為祭酒。祭酒又以統領部眾之多寡而分為大﹑小頭目﹐大頭目稱治頭大祭酒。教民誠信﹐不欺詐。諸祭酒統轄區內﹐設義舍為過往行人免費提供食宿。有隱瞞小過者﹐須修補道路百步﹐將功抵過﹐略示懲戒。對犯法者﹐寬宥三次﹐而後再犯﹐才處以刑罰。史稱“民夷便樂之”﹐朝廷力不能征。東漢建安二十年(215)﹐張魯投降曹操﹐拜鎮南將軍﹐封閬中侯。

傳說陵四代孫張盛徙居江西龍虎山後﹐為道教之龍虎宗﹐尊張陵為“正一天師”。

五斗米道以"治"為單位,天師為最高領袖,各治立治官,祭酒統領教眾,組織相當嚴密。它的宗教活動與太平道類似,但也有自己的特色。如新入道的信徒名"鬼卒",成為骨乾後,由他統領一眾新教徒,則升為"祭酒",祭酒還負責在要道路口設立"義舍",為過往行人準備食物。祭酒講解《老子》的記錄名為《老子想爾注》。書中主張信徒努力修道,"各安其位",以達到"治國令太平"的理想;要求教徒遵守"忠孝城信、行善積德"的道誡,"奉道誡,積善成功,積精成神,神成仙壽"。

張道陵之孫張魯,原居漢中,漢末第四代天師張盛移居江西貴溪龍虎山,“五斗米道”遂在江南一帶流傳,為道教龍虎山宗之肇始。到東晉末,“天師道”代替了“五斗米道”的名稱。

北魏時,嵩山道士寇謙之自稱奉太上老君之命,「革新」五斗米道,清整道教張天師派系,創立新天師道。 寇謙之出身於貴族家庭,祖輩幾代信奉天師道。他自幼學道,後跟隨道士到華山修道,最後選定嵩山作為其傳道地,成為十六國北魏之際北方天師道領袖。他廢除了原來祭酒等道官私授教職的做法以及天師道一些教職的世襲制度,要求"唯賢是舉"並廢除五斗米道原有的24治名稱,規定信徒不得隨意改投道官,道官招收弟子應先考察三年等。他重新制定了有關宗教活動的規章,廢除入道費用、治病報酬等租米錢稅,規定"從今以後,……唯聽民戶歲輸紙三十張,筆一管,墨一挺" 。寇謙之教導道教信徒應當遵守修道戒律,並認真作齋功禮拜,從而得道成仙。後人稱經寇謙之改造後的天師道為新天師道或北天師道。

陸修靜出身於江南士族名門吳郡陸氏,他對道教發展有著重大貢獻。為了將當時的道經去偽存真,加以整理,他到處搜訪道經曾經"南詣衡湘,西至峨眉、青城 ",足跡遍布半個中國。他整理了《靈寶經》,編寫了《靈寶經目》。在編寫後者時,將《靈寶經》分為" 三洞四輔十二類"。後來的《道藏》就是在此基礎上發展形成的。陸修靜制訂完善了道教戒律和齋醮儀式,整理出一套比較完整的規定。經過陸修靜在齋儀方面的統一、規範和編訂工作以後,天師道從形式到內容都得到了進一步的充實和健全。後人稱他的天師道為南天師道,以此和寇謙之的北天師道相對。

南北朝時,江南的杜子恭所傳的道派也屬於天師道一系。杜子恭是五斗米道傳人,他還廢除了入道者必須交納五斗米的規定。其弟子孫恩、盧循更靠此發動起義,被東晉朝廷鎮壓,但是這一脈並沒有被消滅。

兩宋正一天師中最傑出者為第三十代張繼先(1092-1127),這位天師儒雅能文,於13歲便被宋徽宗召見,攜入寢宮問仙術政道,賜號「虛靖先生」。

元室代代敕封正一天師,張留孫(1248-1321)被封為「輔成贊化保運玄教大宗師」,死後被追贈為「真君」號。張留孫門下高徒七十五人,其中吳全節等七人敕封「真人」,被見重於元室。但儘管如此,這些正一天師多無著作傳世,在教義上並無甚發展。唯有第三十代天師張繼先博學能文,撰有『明真破妄章頌』等詩文闡揚正一宗旨,頗能建立順應時代思潮,廣攝儒釋道諸家之學。

正一道重在符法咒術,張繼先則提倡由攝心修性入手,以攝心收念冥心空無為保養元神之要。張繼先之後,更甚至有正一道士以傳行新出雷法而名世者。

明朝中葉後,正一道逐漸式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