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正一盟威法籙




道教弟子學道前必須先授籙,也就是說必須先要有「令」。

籙除了是道家的秘笈外,同時是道家弟子受法職位的明證。《三洞修道儀》中說「授正一籙,方可以為人章醮。」。意思是道家弟子需經受完籙後才才可以主持齋醮活動。因為受籙後,才有職位,才有法力向眾神仙上陳表章。

隋書經籍誌云「道教授道之法,初授五千文籙,次授三洞籙,符皆素書,記諸天曹官屬吏佑之名是也。」

『雲笈七簽•秘要法訣•明正一籙』中記載:「籙者,三天妙炁,十方神仙,靈官名號,與奉道之人修行。」

因此,「籙」是用來教導道家弟子修行的秘笈,意思是把仙官、神仙的秘笈等傳授給學道者,讓學道者修行。

所以,若以正一教來論「法籙」:

正一盟威法籙:它是南北朝以來正一派天師門下法籙的總匯集,又稱做「太上三五正一盟威寶籙」。「太」為最大、最高、最尊貴者,「上」是指太上老君,「三」者指天地人三才,「五」者為:黃中總數,統御生死,以攝萬靈,安鎮人身,元精固守。又以三五為日月之數,戊巳配於坎離。『正一修真略儀』:

「人禀陰陽正氣,三元五運,萬象必全,由心而正。心正則神精不虧,與我為一,然後全日月之明,合五靈之本,故能死生無變於己。由是煥照群陰,威伏六賊,是謂正一盟威。」

正一法籙始自張道陵,經南北朝寇謙之、陸修靜的整理,使法籙適用於道教各派的傳薪、齋醮活動。太上老君親授祖天師張道陵的正一盟威道內包含正一盟威法籙,而盟威法籙是用來開教度人。

在道法承傳的意義上,授籙與傳戒是等同的。在唐宋以前,授籙與傳戒是分不開的,修持品階不同的道士,既要受相應的戒律,也要受相應的法籙。但授籙活動比傳戒更複雜,籙與戒在道教經教中的意義也有區別。

戒律是神真所說、道士必須遵守的教規,法籙則是道士與神真溝通的「憑信」,用以遣使鬼神。就召劾、遣使鬼神而言,法籙與前文所說的「鬼律」是相同的。而對道士來說,要具有這種法力,必須自身持戒,即以自律之戒行律鬼之法籙,所以二者又是密切聯繫在一起的。

正一派以法籙為主體,除了傳授給已出家並具有一定道德修養的道士外,還注重向兒童、婦女、甚至奴婢、下人、四夷等人廣傳籙牒,在民眾中廣開法門,給以種種方便。這是正一派經法籙牒得以深入民眾、有較好的社會基礎的保證,這也是民間道教尚未成為官方御用宗教時的特色之一。

正一法籙流傳到了南北朝時,道士陸修靜批評當時經教科戒之混亂,說:「縱橫顛倒,亂雜互起,以積釁之身,佩虛偽之治籙。身無戒律,不順教令,越科破禁,輕道賤法。」

陸修靜作『道門科略』,並加註說:

「夫受道之人,內執戒律,外持威儀,依科避禁,遵承教令。故經云:道士不受老君百八十戒,其身無德,則非道士,不得當百姓拜,不可以收治鬼神 ( 道藏第二十四冊七八一頁 )」

在陸修靜看來,經教科戒混亂的一個重要表現,就是籙與戒相脫離,不受相應的戒,則籙也是假的。

又據道門科略,籙有兩種,一種即收治鬼神的「治籙」,另一種是道民的戶籍簿。兩種籙都起源於五斗米道。據其說,天師立治置職,將奉道者編戶著籍,分屬於不同的治。每年以 正月七日 、七月七日 、 十月五日 ,道民三會,改治錄籍,落死上生,正定名簿。又有「道科宅錄」,是道民自持的戶籍簿。採取這種方法大概是為方便於管理,但卻進行了宗教式的解釋,方三會日有天官地神相聚,對校文書,「道科宅錄」則是守宅神官據以營衛的依據。錄也就成了道民在天國的登記簿。而收治鬼神的「治籙」,也有階品的不同,受不同的籙可以遣使不同的鬼神,所公受籙又是教階的一種表徵。

關於受籙品階,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始有比較詳細的記載。從這份資料看,授籙與傳授經、戒、符,是兼備在一起的。舉一例可知:

受稱「太玄都正一平氣、係天師陽平治太上中氣、二十四生氣、督察二十四治三五大都功行正一盟威元命真人」,需受經籙目是:「逐天鬼神籙、紫臺祕籙、金剛八牒仙籙、飛步天剛籙、統天籙、萬丈鬼籙、青甲赤甲籙、赤丙籙、太一無終籙、天地籙、三元宅籙、六壬式籙、式真神籙、太玄紫氣千二百大章三百六十章、正一經二十七卷、老君一百八十戒、正一齋儀、老子三部神符。」

在道教中,道士的品階,是根據所受教育而確定的。教育的內容,既有符籙,又有經戒。合而言之,則與道藏七部大體相應。南朝道教創立七部體制時,一個重要目的就是用作修習的階次。後來因為新道派的出現,漸有所增益,也有些品階不傳而廢棄。據北宋孫夷中三洞修道儀說:

三洞科格,自正一至大洞,凡七等。籙有一百二十階,科有二千四百,律有一千二百,戒
有一千二百。仍以四輔真經以佐之,為從凡入聖之門,助國治身之業。 ( 道藏第三十二冊一六六頁 )

具體的授籙品階,大致如下:

始發蒙學道,男女歲號錄生弟子,女十歲號南生弟子,由此入師門受訓。受三戒五戒後,
嫁,則男稱清真弟子,女稱清信弟子。未婚者,以年十五詣師請求出家,稟承戒律後,稱智慧十戒弟子。再受初真八十一戒,稱太上初真弟子,號白簡道士,由此方可參究三洞經書。再詣請三師,受正一盟威籙,稱太上正一盟威弟子、赤天三五步剛元命真人,始可為人作章醮,同時需受正一法文經一百二十卷等。

自正一籙後,復受金剛洞神籙,參究洞神十二部經,稱太上洞神法師。

再受太上高玄籙,參究道德經、西升經等,受道德律五百條、道德戒一百八十三科,稱太上紫虛高玄弟子、高玄法師、 遊玄 先生;再受太上升玄籙,參究明真科三卷、升玄誓戒三百條等,稱太上靈寶升玄內教弟子、升玄真一法師;

再受中盟籙九卷,參究洞玄十二部經,稱太上靈寶洞玄弟子、無上洞玄法師;

再受三洞寶籙二十四卷、三洞經教等,稱三洞法師、東岳青帝真人升玄先生;

最後參上清法,稱上清大洞三景弟子、無上三洞法師、東岳真人、道德先生。至此,受道功行圓滿。

此外,不列入七等品階,而為新出道派的,還有居山道士,稱三昧法師的洞淵道士、稱上清北帝太玄弟子的北帝派道士。女道士的品階,與男道士相應,但稱謂不同,如對應於太上洞神法師,稱太上洞神女弟子、洞靈元妃等。

授籙也有規範化的儀式,與傳戒大體相似。唐道士張萬福傳授三洞經戒法籙略說卷下,曾載述景云二年 ( 七一一 ) 金仙、玉真二公主從太清觀主史崇玄受籙的儀式,當時張萬福為臨壇大德證法三師之一,對這場豪華的授籙儀式,記述詳備。

唐末杜光庭集太上正一閱籙儀,敘述受正一籙的一般儀式。據其說,凡受正一籙,常以甲子、庚申、本命、三元、三會、五臘、八節、晦朔等日,清齋入靖,以卬酉時焚香,備辦酒果。先展法籙於儿案上。澡浴更衣後,入戶上香,其次則持入戶咒、上洞案香、稱法位等,各有儀序。

在此舉正一法門「太上三五正一盟威都天九鳳破穢籙」作說明:

此籙又稱「太上正一九鳳破穢籙」、「太上鳳凰解穢妙籙」。

都天:指東、南、西、北、中五天。五天中有五帝,分除五方五色之穢邪。

九鳳:指九色神鳳。(一鳳九頭,亦有作九隻鳳凰)道教認為九鳳象徵吉祥,是丹元精氣化成。『正一修真略儀』:

「丹元之精為九色神鳳,足步星罡,鼓翼振威,導達天路,故六宮陰氣,萬類妖氣,莫得干犯真官也。」

正一派認為修行此法籙除了可以驅除災難,六畜興旺,道士甚至可以「耳目聰明,徹視天外,修行功滿,奇升九天。」

如果不奉行此法籙,則「神氣不行,穢氣不消,行符敕水,台鬼束靈,真神併散,祆妖干形。」這正是道門中的大忌。

欲修行此法籙,首先要求道士精思、存住、靜心、安神,及要從修煉「靜」工作起,不是日常配戴就能奏效的。所以,請受九鳳破穢籙的道士,本身道功、道德的修行需高於一般法籙道士。

道門修行由「入靜」為第一必修法要,無「靜」則法籙不成;無法籙,不能稱正一傳人。

雄文堂流傳至台灣,很明確的告訴所有大眾:台灣雄文堂為上清派茅山宗的分支,為胡秀華老師公秉承西天如來佛祖教令所創之道教教派。

雄文堂懂正一法籙,但無正一法籙。

雄文堂非正一派傳承者,但為共同三大符籙教派的傳承者。

台灣雄文堂由我 ─ 佛靈子,陽師所授之雄文法籙徧行天地;接我令者通天地正法,修煉、請神、拘役邪鬼無不成辦。

非雄文堂陽師不具授籙資格,雄文道法無令不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