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日 星期六

明代道教諸神的信仰:城隍


城隍之祭祀於明代可算是和政治生活最密切的道教信仰。『萬曆續道藏』中,有『太上老君說城隍感應消災集福妙經』,應該是出自於明代。城隍的信仰在明代非常興盛。

城隍(城隍爺、城隍爺公、城隍老爺或城隍尊神),其最古早的由來為水庸神,乃是兼管陰陽的神祇,更是神話中守護城池的神。城隍專司人間善惡之記錄、通報、死者亡靈審判和移送之職。

「城」為城牆、「隍」為護城河;而城隍的宗教觀念源自道教,其後與儒教結合相互影響。最早記載城隍的是《周易》:「城復于隍,勿用師」。周朝的時候,祭城隍只築土壇,無廟無像。正如《鳳山縣志‧祀典志》所載:「城隍廟無專祭,而水旱、疾疫必禱之,致敬、宿齋必告之;故立之廟,使神有所憑依也。」。

設置城隍廟祭祀,大抵從道教成為民間信仰才出現。

城隍崇拜可追溯到周朝,此為祭祀城隍之始,但此僅由天子祭祀,與後世城隍信仰情況不太相同。由漢代開始,城隍的祭祀活動不斷提升,各地人民更尊封已死功臣或英雄豪傑為城隍。在南北朝的城隍已經成為普遍為民間信仰。

漢代,將軍紀信捨自己的生命欺騙楚軍而救了劉邦,劉邦得到天下後,厚賞、追封紀信,並賜黃袍加身,擇上林苑自己打獵休息之地(今王曲鎮),修建大型廟堂並祭祀,每年農曆二月初八祭祀,後遂成廟會。漢文帝、景帝時期,為了順應民心、強化統治,遂將供奉的紀信封為城隍神,成為長安城的保護神。由史料記載來看,王曲城隍祭祀紀信據今已兩千餘年的歷史,比三國東吳蕪湖城隍爺周瑜和城隍廟要早四百年。

唐代城隍信仰大盛,各地廣為建廟,並已出現求晴祈雨、招福避禍、禳災諸事的祭城隍文。撰文的不乏著名人士。

到了宋代,由於祭祀城隍列入國家祀典,故城隍廟普及各府、州和縣。北宋歐陽修所寫的祭城隍文:「雨惟神有靈,可與雨語,吏竭其力,神祐以靈,各供其職,無愧斯民」,顯示了當時官吏們對城隍的敬重和互賴關係。而這時的城隍神也開始世俗、人格化,有些信徒開始將一些歷史名人尊奉為城隍。

元朝,除在燕京汗八里建城隍廟外,更封城隍為“佑聖王”。

到明太祖朱元璋時,對城隍特別崇敬,曾下令各级官員赴任時,向城隍宣誓就職。

清代,城隍祭祀同樣列入祀典,城隍的地位更崇高。但凡新官到任前需到城隍廟齋宿;上任日,更需在城隍前完成祭禮才能就任。由此觀之,城隍的職能隨時代變遷,已由起初有求必應的神明轉變為地位超然的國家和地方守護神。

城隍的功能:
  • 守護神:守護城池、國家。
  • 司法神:主管生人亡靈、獎善罰惡、生死禍福和增進幸福利益等等。
城隍以「陰陽司」為諸司之首。陰陽司是城隍爺的第一輔吏,協調諸司,監察諸案後,方陳報於城隍。
  • 八司:陰陽司、速報司、糾察司、獎善司、罰惡司、增祿司、註壽司、功過司。

官方封號

依明朝官方「城隍階級封號」的說法:
  • 京師城隍(王爵,福明靈王)
  • 都城隍(公爵,明靈公):掌管省
  • 府城隍(公爵,威靈公):掌管府
  • 州城隍(侯爵,靈佑侯):掌管州
  • 縣城隍(伯爵,顯佑伯):掌管縣
一般情形

民眾一般把城隍歸為下列幾類:
  • 都、府城隍(公爵,威靈公):掌管省或府。
  • 州城隍(侯爵,「綏靖侯」或「靈佑候」):掌管州。
  • 縣城隍(伯爵,顯佑伯):掌管縣。
  • 境主 
  • 若無城池的街道、行政區欲奉祀守護本地的神祇,則不稱城隍,改稱「境主尊神」。

古時候中國的城隍信仰在歷代帝王的推崇下遍及中國各地,幾乎每個縣城都有一兩座建築雄偉堂皇的城隍廟。

城隍遶境,七爺、八爺是其特色,兩神皆為城隍部將,相當於人間的刑警。

城隍出巡時,七爺、八爺身戴鹹光餅,後掛黃篙錢,據說都能驅邪治病,因此信徒家中如有幼兒「歹搖飼」,則向七爺、八爺乞取鹹光餅餵食或配戴黃篙錢,祈求消災厄保平安。在城隍爺出巡隊伍中,經常可見善男信女手持掃帚沿街掃地,或身戴紙糊枷鎖跟隨神轎遊行,這些信徒大都曾因染病而向城隍爺許願,在病癒之後自願掃街或戴枷鎖以示贖罪謝恩。

城隍爺被視為陰界的司法神,在冥冥之中監視著人民與官吏的行為;雖然人世間的制度不健全,而信仰正能補足現有體制的缺失,形成安定社會、匡正人心的重要監督力量。這股無形的宗教力量,維繫著社會的秩序,讓奉公守法的平民百姓得到心理的平衡,也使為非作歹的人不敢恣意而為,迎城隍正象徵民眾對社會正義公理的渴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