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3日 星期六

道在本心


學道之人最喜空談,玄之又玄,不著邊際。大乘佛法固有濟世救人的宏願,但落於空談玄理者卻佔了極大多數。小乘的南傳佛教雖非全無菩提濟人的自了漢,但深奧的佛證之理不僅一般世俗百姓無從探究,內觀推究的正信驗證更易讓心理諮商的從業者掉落凡心、凡識的理論演算而遠離正法。

學密者不在本文探究的範圍,高深密法就在此略過。

深入大乘佛法可知學佛在啟發隱藏凡軀的佛性,以無量功德為輔成就無量願行,再以無量菩提宏願成就無上上之正等正覺。

無我而護祐眾生,直至功德圓滿,這是大乘菩薩願行。

南傳不講菩薩道,捨羅漢身,證大阿羅漢果。在無量細微的觀照中,佛慧開啟;此道易窺其貌,不易窺其體。

兩者各有度眾的文化淵源;南傳佛法不易流傳於北傳國家,大乘犧牲奉獻的精神無法為異族所認同。南北乘雖道各有不同,歸屬卻極為一致,這是我的觀感。

道教是我最感興趣的宗教課題,道教的面貌也隨著中國朝代的更替而迭有變化。然道雖異,道心卻永恆不變。中國道教從信仰、膜拜、祈求護祐、長壽、神通任運、扭轉因果(齋醮)至求仙證道等數個大項,所呈現的教相在百千年與中國佛教的互相激盪中,彼此產生了許許多多神似、共通的風貌。

求丹者志在長生、長壽,甚至為無量壽。外丹在千百年的「人體試驗」之後宣告失敗,內丹則一挽道教聲譽;道教許多得道成仙之真人皆由此法契入。

靈法、寧靜禪法等則為另類修仙成道的法門,修煉過程的名相極為混雜,各教派各有所取,互相衝突牴觸;玄門弟子彼此研討則常有雞同鴨講的情形。

名詞的選擇上,可感見佛教各教派內較為統一(除了南北傳佛法例外)。

修行的方法學上,從誦經、持咒、存想、氣法、斷食(辟穀)、斷息....無非想藉由切斷肉體與精神的聯繫而帶出超自然存在的本覺。但,本覺本就無來無去,無處不在,不在外、不在內、不在中間、一切地都在、一切處都不在,或者該說:依因緣而出生、因緣盡而滅。元性本就不干肉體的存滅,也因此,種種修行鍛養之法若一昧講求技巧、技法而忽略心性的修習,則是捨本逐末,背道而馳。

內修法是一種技法。

心法不在外,不在內;可由技法相佐。技法不為成就心法的必要條件,可有可無。

以技法逐心法,是捨本逐末,偏離正道,墮三惡道矣!

心法無形無體,合於道教雄文堂的先天無相特性;此心要非關先天一炁,而在一念了斷輪迴愛恨牽纏。

一念在天,一念在地;一念無覺(墮落)、一念本覺(超越生死)。

道家修真由靜心而終止雜生的念頭。由置心一處的正定而初見本心;初心現,誓願行,功果圓滿而成大道。

本心現而仁人濟世,捨眾善報、斷眾惡緣、一歸混沌無為,由身心合一至身心互不相涉,輔天下大德運行,終而回歸本位。

這正是雄文堂的終極修行方向,道教的路,道者的行。此路長而遠,能踏出邁步者是為正統道家修真養性之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