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8日 星期四

明太祖宗教政策的U Turn

朱元璋注重道教,以皇帝之尊任用術士、道士,但明朝政治制度穩定之後,宗教政策反而有了大轉彎,改以抑制、整頓的態度面對道教與佛教的發展,嚴禁僧道與世俗混同。

洪武五年(1372)下詔:

「天下大定,禮儀風俗不可不正,禁僧道齋醮,雜男女,恣飲食,違者有司嚴治之。」

皇帝禁止僧道整天忙著辦法會、做法事,要端正禮儀風俗。

洪武六年,朱元璋忍無可忍,又下詔限制僧道出家:

自正統以後,僧徒冗濫已是不爭的事實。而在這些僧徒中,很多沒有取得國家的合法度牒,多為私 自剃度,其間的成分也就相當複雜,有因戶內丁多、求避差役者,有因盜事被發而更名換姓者,有系灶丁灶戶負鹽課而偷身苟免者。成分如此復雜,加上出家為僧的目的又不一,以及商業發 達以後所導致的城市生活繁華對僧徒的誘惑,難免使僧徒耐不住寺院的寂寞,萌生享受世俗生活的貪念。與此同時,僧人以民間百姓為門徒,壟斷民間修齋作福之 類的佛事,並在歲時節序至民間打秋風,獲取齋糧,(注:弘治《吳江志》卷5《風俗》。)如此等等,無不都是佛教與世俗發生聯繫的反映。

剃著光頭,外表為出家的僧道,但卻過著世俗人的生活,耐不住寺院的寂寞而與世俗人雜處。這是假出家、墮落的佛道敗類。明朝時如此,當今社會也多見!

朱元璋起自民間,利用白蓮教建立大明後,深知帶有民間色彩的宗教鼓動人心的力量,為了穩固皇朝,當然不容許再有「彌勒降生,明王出世」等影響傳統統治的事件發生。當時在野的明教、白蓮教徒甚眾,且都以僧道身分出現;例如:



洪武十九年,妖僧彭玉琳造反,其為明朝初期福建將樂人。本名為全無用,是將樂陽門庵的僧人。1386年,彭玉琳在江西新淦(今江西省新幹縣)自號彌勒佛祖師,燒香聚眾,組織白蓮會。其後又聯合當地楊文曾、尚敬等謀起義,自稱“晉王”,置官屬,建年號為“天定”。不久事泄被捕,彭玉琳被械送往京師南京遇害。

景泰七年(1456)妖賊李珍為火居道士,遇到自稱「有異相、隨我當富貴」的武當山道士魏玄冲,兩人結夥會同苗賊勢力稱皇,年號「天順」。

民間宗教喜愛身體的奇怪特徵,意為天命、天相....。有天命就有天富,有了小富貴就要大富貴,而最大的富貴就是當法王、當皇帝。

隱於僧道之間、汲汲名利的奸蠹之民,一遇機會即為不軌。明朝的時候如此,當今社會也多見!

洪武二十四年,朱元璋罵得更兇:

「今之學佛者,曰禪、曰講、曰瑜伽、學道者曰正一、曰全真,皆不循本俗,污教敗行,危害甚大。」

明太祖對於不守戒行的僧道甚感痛絕,在洪武二十七年下旨出家眾不得與民相混,強制分離。

出家就是出家,為什麼還要和世俗人雜處在一起?違法亂紀的僧道,明朝如此,當今社會也多見!

為了讓走偏的民間宗教再度回歸正軌,明太祖提倡三教合一論,希望藉由儒教思想端正人心。

洪武十五年四月,詔告天下通祀孔子;五月,於太廟親拜孔子,並云:「今朕有天下,敬禮百神,於先師禮宜加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